<rp id="t7htn"></rp>
      <p id="t7htn"><sub id="t7htn"><rp id="t7htn"></rp></sub></p>

      <track id="t7htn"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t7htn"><th id="t7htn"></th></track>
      <del id="t7htn"><th id="t7htn"><rp id="t7htn"></rp></th></del>
        <big id="t7htn"><sub id="t7htn"></sub></big>

          追光者 | 廈門眼科中心青光眼??圃S亞章主任:善待自己的人生

          時間:2024-03-16 09:22來源:廈門眼科中心編輯:lin瀏覽:

          【文章導讀】許亞章,一位在青光眼領域深耕了30多年的醫者,往前看未來醫學的發展,相信一定有人能在視神經功能恢復、基因治療、中醫中藥等領域中,開辟出新的疆土,重新認識“青光眼”。

            本期專訪:廈門眼科中心青光眼科許亞章 主任醫師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希望將來有一天,青光眼這種不可逆性的眼病,能轉變為可逆。”許亞章,一位在青光眼領域深耕了30多年的醫者,往前看未來醫學的發展,相信一定有人能在視神經功能恢復、基因治療、中醫中藥等領域中,開辟出新的疆土,重新認識“青光眼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許亞章主任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光的起點是自己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把目光拉回到自己的從醫路上,許亞章見過不少因為認識不足、交通不便或文化程度差異等原因,未能及時就醫導致險些失明的病患。其中,讓他印象最深刻的,是老家的劉老伯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90年代初,許亞章剛成為一名眼科醫生。有一年過年回家,飯桌上聽親朋好友說村里劉老伯最近感冒了,頭痛、嘔吐,但也不發燒……聽著這些癥狀,許亞章認為更像是青光眼急性發作的癥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許亞章上門去看劉老伯。此時的劉老伯說自己眼睛酸痛,不想睜眼。許亞章察覺到他視力已經下降到只能看到眼前模糊的影動,初查,果然是急性閉角型青光眼發作。“阿伯,這不是感冒,是青光眼呀,要趕緊做手術。”在許亞章的安排下,親自為劉老伯做了抗青光眼手術,有效地控制住了病情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術后,劉老伯保住了有用視功能,并使之維持至今。這得益于他每年在許亞章的“監督”下,做好眼壓、視野、眼底的檢查。就這樣劉老伯和許亞章彼此堅持了20多年,確保劉老伯“留住”了終生有用視功能。如今90多歲的劉老伯逢年過節見到許亞章,隔得老遠就能打聲招呼。這一聲招呼,對許亞章來說,是從醫路上最悅耳的問候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劉老伯是幸運的,身邊能有一個許亞章,但不是所有人都是劉老伯。青光眼是一種終身慢性病,一旦確診,需終身隨訪。“但只要能積極配合醫生監測眼壓、視野、眼底,及時治療、隨訪,在有生之年維持住有用視力還是有希望的,除非已失明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善待自己的人生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如今青光眼手術的治療方式,已經可以為患者提供更多選擇和救治的機會。從當初的小梁切除術,到目前360°粘小管切開術,內窺鏡下睫狀體光凝術,XEN引流管植入術,微脈沖經鞏膜激光治療等手術方式多樣,要求醫生不斷活躍思維,精進技術,還要擅變通,敢創新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醫生需要為患者提供具有針對性的手術方案,有效地控制住眼壓。“手術后眼壓降下來了,肯定是好事。但手術不是萬能的。”許亞章說,青光眼后期的隨訪比手術治療還要重要得多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青光眼治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認真觀察這30多年來臨床上遇到過的病患,有些因為交通不便的,有些由于經濟欠佳的,有些則是行動不便,有些因為兒女長期不在身邊……這些患者在定期隨訪這件事上,稍顯“力不從心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提高患者的依從性,需要家人、醫生,聯合現在的互聯網傳播工具和平臺,共同來完成。”青光眼從以前發病時以為是感冒、腸胃炎,到現在已經能有人意識到“可能是青光眼”,這已經30多年來許亞章看到轉變。但依從性整體的提高,可能還需要一個過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確診青光眼后情緒低落,有的甚至悲觀厭世,是很多患者會出現的情況。“其實當前的醫療技術,只要做到早診斷、早治療、早手術,大部分患者是能夠有效保住有用視力的,不用太消極。”許亞章說,患者一定不要悲觀失望。只要病情不再進一步發展,視力進一步退化,維持住視功能還是能保障自己正常的生活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麻痹大意,也是導致很多青光眼患者“丟失視力”的一個重要因素。曾經有個患者,右眼急性青光眼發作被送到了醫院。許亞章一檢查,右眼需要做抗青光眼手術,但是左眼也有發病的風險,可先做虹膜激光周邊切術進行預防。但這位患者并未聽從許亞章的建議。一個月后,他的左眼發作,再次被送到醫院,視野已經缺損了一部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規范治療,科學防治,也是在善待自己的人生。“安全眼壓不是一成不變的,也存在個體差異。”許亞章呼吁,每個人的病情存在個體差異,安全眼壓也因人、因時而異,患者一定要定期隨訪,就有望在有生之年和醫生一起努力維持住“終生視力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把“丑話”聽進去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一般認為青光眼眼底視神經損害很大程度上與病理性眼壓升高相關,眼壓升高后可機械性壓迫視神經纖維,或使視網膜血管缺血缺氧,最終導致視網膜神經節細胞的凋亡。臨床上通常將青光眼分為原發性青光眼、繼發性青光眼、混合型青光眼和先天性青光眼四種類型,但當前各類型青光眼的發病機制,仍然不完全清楚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已知的是原發性青光眼具有一定的遺傳傾向,但遺傳的方式多樣化,建議家族內有青光眼病史的人群進行基因篩查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曾經有個晉江來的患者,房角閉鎖導致急性性青光眼發作。許亞章建議他直系三代內的親屬最好都來做個檢查。沒想到一查,他們家另外四位兄弟姐妹都屬于閉角型青光眼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還好及時做了激光手術,四個兄弟姐們后續也如期監測眼壓,到現在一直還未發病。“信者醫之,也要感謝他們對我的信任。”許亞章回憶起來,十分感慨,有些話對患者來說可能是“丑話”,但患者愿意聽,并“遵醫囑”與醫生一起降低發病風險,便是“喜事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隨著基因研究技術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青光眼相關致病基因、位點及相關基因突變的意義得以發現。許亞章相信隨著醫學的不斷發展,將來也許可以通過基因干預進行治療,在視神經功能的治療上也有可能實現“視功能的可逆”,從而可進一步延緩、穩定青光眼患者的有用視功能,減少致盲率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最后,許亞章還想說說幾句“丑話”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一只眼青光眼已經發作另一只還未發作的,有家族青光眼病史的,外傷眼眼壓特別高的,眼部有慢性炎癥的,長期點或口服激素類藥物,有高血壓、糖尿病、偏頭痛等自身基礎病的,視網膜中央靜脈阻塞的,雙眼高眼壓的,高度近視、遠視的。這些人群屬于青光眼發病的高危群體,一定要重視眼壓、視野、眼底的篩查,“千萬別等看不見了再來,那真的就太晚了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醫生是光榮而負有責任的職業,要全心全意守護患者光明。這是許亞章自己從醫路上一直堅持的服務理念。他說,青光眼是一種很復雜的眼病,雖然從醫30多年,但就青光眼而言需學習、掌握的領域還很廣,挑戰還有很多。他堅信,隨著一代代醫者的潛心攻克,也許有一天青光眼視功能損害能實現從不可逆到可逆的歷史性轉變,一定能帶來光明滿人間。

          掃描二維碼關注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微信

          国产精品成人自拍,自拍偷自拍亚洲精品情侣,一级日韩精品视频免费观看,日本在线视频免费
          <rp id="t7htn"></rp>
              <p id="t7htn"><sub id="t7htn"><rp id="t7htn"></rp></sub></p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t7htn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t7htn"><th id="t7htn"></th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del id="t7htn"><th id="t7htn"><rp id="t7htn"></rp></th></del>
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t7htn"><sub id="t7htn"></sub></big>